镜双城那笙是女主吗
作者: 点击:488 次

       我再次漫步,漫步于我熟悉的母校……有一天下午,来了几个买水果的叔叔阿姨,在外婆的铺子前叫卖。我愿做一条鱼,纵然只有七秒的记忆,却会永远记住你的爱,因为我就活在你的爱的海洋里。我又象看到你穿着红纱裙象我走来的模样,是那么的美,是那么的纯。我与运普来过一回,出浴后肌肤滋润爽滑,心境舒展旷怡,令人回味无穷,久久沉醉不已。我在两场重要的失去中明白了人生浅短的道理做好你自己。我在釜溪河畔的花海读你,陡然感到爱在那风中飞舞,情在那水中嬉戏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极短的时间内适应了这里的生活,每天都在努力,为的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。我愿一生翩跹于花间,只为花而舞,为花的美丽而喝彩。我有时候甚至在想,你是在报复父母,他们重男轻女,你就重女轻男。我再一次飞奔而去,拦了辆的士,直抵广场。我在村子的庙前台阶上,知道了这个残半的故事的另一半,我将是这个疯子的另一半;眼前的院子的风,在打转,不祥的预兆,不祥的预兆。我又看了一会儿,觉得房间里的光线不够明亮,就又把房间里的所有电灯全都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又鼓足了勇气,又包了一个,呀,我成功了,我终于包的像了,虽然不是特别的像吧,但是已经学会了。我又要如何才能做到:见过您之后,我头脑里诗文的灵光,如庐山山涧里细细的清泉,从此日日夜夜,汩汩流淌?我又轻轻踱到你的窗前,像往常一样高兴和激动,我的身后有几片黄叶轻轻的飘落,没有一点声音。我在旅馆要住四五天,比较起一饭就告别的作客生活来,究竟更为永久。我有这两位母亲,虽然我的人生很不幸,但我有她们给我的无私的爱,我永远是幸福的,她们对我的爱我永存心里。我愿以为我不去打扰你,你的世界就是光明与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乎青春走的太快,在乎青春弄疼了我们。我又从车库里一堆凌乱的杂物中翻出了一个大花盆,在花盆里放入土,然后小心翼翼地从泥里挖出那棵牵牛花,植入大花盆,这样移盆就完成了。我在故乡走的地方不多,但古迹、侨乡,到处可见,福建华侨,遍于天下。我愿化成一滴柔情的泪滴入你的眸,魂与君同。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,有了它们,我长大后一定能成功。我于是带着满满的对于曾经从教的小学的暖暖的回忆和热爱,以及对于家乡的挚爱,愉快地说:南边,不远……我显然觉得自己已有些少许的激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发型屋烫洗毛巾,它站在门口摇着小尾巴,歪着小脑袋望着我,好一会儿才上前一步,伸头嗅嗅气味,慢慢地走进来,趴在我面前,小尾巴不停地摇呀摇。我又换了一个式子:结果是正是和。我愿用半生的颠沛,换得你们眼眸里这抹温暖的目光,就像此时此刻你们看着我读此文一样。我原以为作家常坐家,可能是三头六臂,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的,看来这些都是人的格外想象,是不着边际的幻想!我又来到那个桥洞,洞子里依旧空无一人,就连原先被烟火熏黑了的那几块砖头石块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好像这里什么也未曾发生,而我寻找的只是一个永远也不会再出现的梦境一样。我在背地里这样直呼她胖太太,是因为她这几年真的长胖了(我是不敢在她当面这样胖太太地大呼小叫,那敢情是讨骂,嘿嘿!

       我砸砸嘴说:可真好吃端午节的大街上,小孩子们都戴着很漂亮的香袋:有的是爱心形的,还有的是五角星形的……颜色鲜艳,香气迷人。我约了淑姐和我的好友和另几个女伴儿,明晨去走城墙玩呢,难道我是借机会要自杀?我又大为惊动,我当时已略有训练,知道每一个中国文字背后都有一幅图画,但这初字背后不止一幅画,而是长长的一幅卷轴。我再回到母亲身边时,她带着喜悦对我说:来来来,还有这背篓包谷。我在藏北高原当了十几年的兵,把自己最宝贵的青年时代留在了冰川与雪岭之间。我有些分不清楚,是因为妈妈意识清醒了些才会这么煽情的吗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